返回首页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主页 > 公司新闻 >
公司新闻
我们在这里看到了多层的时间的重叠
发布时间:2018-04-09 10:32 来源:未知
  我提出宇宙技术这个概念是希望能打开对技术的不同想像和发展,从而想象不同的未来,这个未来的多样性只能来自技术的多样性。技术的全球化将人类置于同一时间轴,也就是说世界历史,它进一步发展成今天我们所说的人类纪,因为人类纪如一些学者所说的,源自于殖民化的开始或者更早,虽然我更认为是工业革命。在人类纪里,人类的时间是和地质时间相连了,我们在这里看到了多层的时间的重叠。
 
  澎湃新闻:这个概念是学术共同体的共识,还是您自己的一个原创的概念?
 
  许煜:是我自己提出来的,这个说法在欧美开始引起了一些讨论,我也希望能够在中国就这个问题讨论,毕竟这本书《论中国的技术问题》是以中国为例子的。
 
  有些技术历史学家在研究技术的是时候很多都在做一些比较性的工作,譬如说造纸术在汉代比欧洲进步先进,有些历史学家说,你不能只单独比较一个技术,应该比较整个技术系统,就好像法国的Bertrand Gills。但我认为我们并不能做这样的比较,我认为必须先肯定技术之间的质的差异性,这个差异性告诉我们需要对普世性问题进行辩证性思考。
 
  澎湃新闻:是否可以这样理解,你认为需要一个新的概念来涵盖不同文化下的这些技术?technique这个来源于希腊的词汇是不准确的?
 
  许煜:印度与中国、希腊的技术是不同的,因为他们有非常不同的宇宙观,对社会关系有不同的理解。但如果将它们简化为古希腊的technē或现代技术是说不通的。
 
  李约瑟提出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为甚么现代科学和技术没有在中国发生,他的其中一个说法是中国的思想一开始就是有机的,并没有经历西方的机械主义,这个解读我并非完全认同,但他的说法其实是间接地指出中国的科学和技术思想与西方,特别是现代的西方截然不同。他的贡献是令人敬佩的,但他没有针对技术概念提出问题,我希望能够将这个问题提出来,并且解释它的必要性,重新打开技术这个概念,我们不只是有一种技术,应该是有很多元的宇宙技术。
 
        许煜:技术可以说是一些关系的总体,这些关系可以是逻辑的、功能的、美学的等等。比如现在我在写字,它牵涉到很多的技术物,而这些技术物都包含着不同的关系,里面有些是时间性的、物质性的、逻辑性的关系,它们是时间性的过程恒常或多变的关系。这也包括了我们跟世界或宇宙的关系,这些关系被具体化到了功能以及模式上。技术包括它当中的关系以及其动态一直都在进化,在具体化、复杂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