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主页 > 公司新闻 >
公司新闻
通过发展“互联网+医疗”
发布时间:2018-03-21 11:12 来源:未知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健全地方税体系”。一般的观点认为,目前地方税体系存在的主要问题,是地方税缺乏主体税种,尤其是在“营改增”改革全面推开之后。以往营业税是第一大地方税种,收入规模大,而现在并入了中央与地方共享的增值税。目前地方税种的收入规模都不大。主体税种的缺失,导致地方财力与事权不匹配,要靠中央财政大规模的转移支付,才能满足支出的需要。为了改变这种状况,有人提出,一是要合理设置地方税种,使地方拥有规模较大、收入稳定的主体税种;二是要扩大地方税权,允许地方开征一些税种。
  近日,就有地方财政部门的相关官员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提出,可以将个人所得税下放作为地方主体税种,同时,适当下放地方税政管理权,允许地方开征特色税种,允许地方制定适当税收优惠政策等。
  这些见解和建议都颇有道理,但需要指出的是,健全地方税体系并不应该完全是为地方政府增收。财政增收与税负加重是一个硬币的两面。在我国宏观税负已然不低的情况下,“健全地方税体系”不能成为地方增收的理由。那么,针对上述两方面的建议,我们认为,首先,地方开征税种的权力应该受到约束,避免地方为增收而征税。约束可以是,由全国人大统一立法,地方政府可以在一定范围内调整,但要报同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决定,《环境保护税法》就是这样规定的。其次,地方主体税种的形成应以不增加宏观税负为前提,如果要增加税种(例如对个人住房开征房地产税),需以某些方面的减负进行对冲。另外,地方也不是必须拥有主体税种才能使财权与事权相匹配,合理划分中央和地方分享税也是一种办法。
  虽然地方税种大多规模偏小,但地方总体收入其实并不少,而且,地方在财政收入的分配中也没有“吃亏”。在1994年的分税制改革之后,中央财政收入占比在多数年份都超过50%,而地方财政收入占比一度出现不断下降的现象。但在2004年前后,地方财政收入占比逐渐上升,在2011年超过了50%。“营改增”全面推开之前的2016年,地方财政收入占比达到了55%;之后的2017年,占比稍有减少,但仍然超过一半,为53%。地方财政收入后来居上超过中央财政收入,主要原因是地方税种——营业税、房产税、土地增值税等——的收入增速超过了增值税(中央财政收入最大的组成部分)。这是中国经济结构变化的反映,工业的比重下降,而服务业的比重上升,房地产业快速发展。还要考虑到,地方有“土地财政”,其收入增长得更快。
  观察这个过程,我们可以进行两方面的思考。其一,地方财力与事权不相匹配、转移支付规模大,并不是因为地方财政收入少,实际上,我国地方财政收入的占比大大高于美国。如果地方财政收入占比继续上升,可能会进一步扩大地区间的发展差距。可以说,地方财力与事权不相匹配主要是因为地方的事权和支出责任过重。那么,要使地方财权与事权相匹配,不能靠增加地方税收收入,而要靠减少其事权和支出责任,一部分事权不再由政府部门承担,一部分事权可以由中央政府上收。
  其二,地方政府可能倾向于发展更利于增加地方税种收入的行业,使经济结构发生改变。服务业比重上升、房地产业大发展,固然是中国经济在发展中的自我调整,但也有一部分原因是地方政府在地方税种激励下的主动作为,这突出地表现为对房地产业的依赖,因为那可以增加相关地方税种的收入,更可以增加土地出让金的收入。地方税种可以增强地方政府某方面的积极性,但这种积极性未必有利于经济可持续发展、民生长远改善,更不要说,这偏离了税收中性的原则。因此,地方税种的设置需要全面考虑,从全国一盘棋的角度考虑。 3月20日上午,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人民大会堂三楼金色大厅会见采访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的中外记者并回答记者提出的问题。
  “只要是为了人民的利益,我们万难不辞、万险不避。”
  “避免多个‘大盖帽’去管一个小商贩。”
  “政贵有恒,你不能把合同当废纸。”
  会上,李克强总理直面广大人民群众密切关心的多个问题,态度坚定、金句频出,展现出大国总理的睿智与风采。长安街知事(微信ID:Capitalnews)发现,未来中国政府将在这些事情上“发力”,给人民群众带来满满获得感。
  对抗癌药品力争降到零税率
  李总理说,我们进口商品的税率水平在世界是处于中等水平,但是我们愿意以更开放的姿态继续进一步降低进口商品的总体税率水平。一些市场热销的消费品,包括药品,特别是群众、患者急需的抗癌药品,我们要较大幅度地降低进口税率,对抗癌药品力争降到零税率。
  做到“六个一”,动政府的“奶酪”
  李总理表示,所谓“天下大事必作于细”。在放宽市场准入方面,今年要在六个方面下硬功夫,你也可以把它形象地说成是六个“一”,那就是企业开办时间再减少一半;项目审批时间再砍掉一半;政务服务一网办通;企业和群众办事力争只进一扇门;最多跑一次;凡事没有法律法规规定的证明一律取消。这六个“一”都是减,再加上减税、减费,这是动政府“奶酪”的,是伤筋动骨的改革。
  避免多个“大盖帽”去管一个小商贩
  李总理说,我们要加强事中事后监管,就是要管住市场秩序,对那些假冒伪劣、坑蒙拐骗、欺行霸市,乃至于搞不正当垄断的,就要把它驱逐出市场,甚至严加惩罚,因为它妨碍公平、阻碍创新,也有悖社会道德。市场活力和人文精神是相辅相成的。当然,我们加强监管,也要注意防止扰民。比如这次机构改革,我们就把涉及市场监管的一些部门合并了,推进综合执法,避免多个“大盖帽”去管一个小商贩。
  政贵有恒,你不能把合同当废纸
  李总理表示,保护产权必须要尊重合同,弘扬契约精神,不能把合同当做废纸。的确,有些地方政府的某些行为不好,新官不理旧账,换了一个官,过去的合同就不算了,政贵有恒,你不能把合同当废纸,对此我们是坚决制止的,而且要予以处罚。
  各级政府要把就业放在心上,扛在肩上
  李总理指出,我们要将心比心,各级政府及其工作人员,都要把就业放在心上,扛在肩上。今年城镇实际新增劳动力人口是1500万到1600万,我们定的目标是至少要保证1100万人就业,但方向是1300万人以上,前几年我们都做到了,今年也没有理由不做到。
  李总理表示,今年至少还要新增三、四百万农村转移劳动力,今年的高校毕业生达820万,是历史新高,还有近500万中专毕业生,加上近百万复转军人和去产能转岗职工,必须努力保障他们的就业,绝不允许有零就业家庭出现,这就还需要我们进一步拓展就业岗位,特别是培育新动能。
  金融领域该戳的“脓包”还是要戳
  李总理说,金融领域也有一些违法违规行为或者规避风险的行为在兴风作浪。最近我们监管部门主动出手、果断处理,就是要让这些点状的风险不扩散,该戳的“脓包”还是要戳,否则也有道德风险。而且在处理的过程中,我们也注意保护消费者的合法权益,积累了经验。未来有类似的问题出现,我们还会坚决地处置。
  李总理强调,这次机构改革把银监会和保监会合并,也是要防止规避监管的行为发生,当然,还有一个老问题就是非法集资,政府会保持打击的力度,这里我也想说一句话,投资者千万不要听信那些非法集资者编造的竹篮子也可以打一筐水的神话。
  把治大病的问题作为重点来抓
  李总理说,我们要在巩固基本医保的基础上,把治大病的问题作为重点来抓。这几年我们创新体制,把基本医保和商业保险结合起来,运用“大数法则”,放大资金效应,使更多的人享受大病医保,去年就达到1700多万人。
  李总理表示,今年我们要在这方面继续加大力度,提高的财政对基本医保的补助资金,一半用于大病保险,至少要使2000万人以上能够享受大病保险,而且扩大大病保险病种。同时我们要通过发展“互联网+医疗”、医联体等,把优质医疗资源下沉,让更多的大病患者能够方便得到优质医疗资源的服务。
  李总理强调,常说病来如山倒,我们就是要运用大病保险等多种制度,不让一个人患大病,全家都倒下。